第八章 断情舍身(1/2)

时间应该是休息的时间,顾盈却没有一点睡意,走出房门去看,夜色已经渐渐的褪去了,估计用不了多久,这个村庄就会鲜活起来,变成以前熟悉的鲜活。

顾盈穿着睡衣开门出去。院子里的秋千静静的挂在那里,一如记忆中的样子,秋千系在横放在楼上的一块粗树干上,为了防止树干滑动,树干在二楼仔仔细细的捆好了。但是明明应该是几年前的事情,竟然已经模糊了当年的情形,当年啊,该是自己哭着闹着要秋千的吧?

楼上的狗应该正在睡,它是怎么来的来着,应该是自己和父亲走了很远,花钱买来的,自己将它亲手抱了回来,可是记忆也已经不清晰了。

顾盈边想着边走到了前院,让她想想,前院的灯在哪里?可能是没有的吧?她也不知道了。

明明上一次在别的世界经历了无数岁月也没有恍如隔世的感觉,为什么这次却和这个世界产生了这么深的隔膜。

顾盈慢慢上了楼,爬上了屋脊,从屋脊上看下去,整个村庄都笼罩在一片苍翠之中,有几户人家的灯亮着,天还灰蒙蒙的,但是已经看见了轮廓。也许还是当年看见的样子。她怎么也记不清了呢?

顾盈将头埋到了腿上,心里突然酸酸的,有些想哭。

肩上突然传来轻柔的触感,顾盈抬头去看,只能看见白色的衣摆,那熟悉的材质,就和她在空间里穿的一样,是她的便宜师尊。

顾盈有些吃惊,她从没想过他能出现在空间之外的地方,一句是你差点脱口而出,却机敏的改成了师尊:“是,是(你)……尊?”

师尊的手很自然的收回去,负身而立,就这么笔直的站在屋檐上,让顾盈有些担心他会掉下去。但也只是担心而已,顾盈知道他不会掉下去,所以她转过了头,继续看她的景色。

师尊却突然开口问道:“你知道我们三清天靠什么成就大道吗?”他的声音分明不像以前一样无悲无喜。

“不知道。”你有没告诉过我。

“断情,舍身。”师尊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很是威严。

“舍身取义?舍身成仁?”

“舍弃肉身。”

顾盈“………”╭(°a°`)╮

“为师不可能每次都施法淡化你的记忆,有些东西,只有你自己学会舍弃。”师尊这样说完,一如他每一次一样,消失的迅速。

顾盈知道师尊也许是在努力的安慰她,但是他的安慰却没有产生任何作用,反而让她更加难过。肉身?舍弃了肉身,不就是舍弃了与肉身相关的一切吗?

天亮起来了。顾盈听见了临街的鸡叫声。

屋里传来了隐隐约约的对话声,不一会楼下传来了奶奶的声音。“盈盈你在楼上吗?”

“恩,是啊。”顾盈估计,是自己攀爬的声音惊动了爷爷奶奶。

“大早晨的跑到楼上去干什么了,赶紧下来,洗洗脸准备吃饭,你今天早晨要豆腐脑还是胡辣汤?我这就去买。”

“都想吃。”顾盈的声音有些呜咽。

“那我买两碗,你到时候选一碗”

“嗯”

我怎么可能舍弃呢?这样的肉身。一家三代人,朴素的农村生活,有在外拼搏的父母,在家务农的爷爷奶奶,还有可爱的弟弟。

九天的时间,足够顾盈把自己家的大花猫折腾的看见她就跑,但是不足以让她完全放下心思的异样。但是即使如此,她还是乖乖的听了师尊的话,选择了再次进行所谓的夺舍。她曾经思考过自己为什么这么听话,是因为每次穿越之前自己都身不由己,也许还因为她的骨子里就期待着长生。

空间里一如既往的冷清,顾盈在西厢房等了一会才看见了突然出现的师尊,她一直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在空间里都不能马上看到师尊,但是这也不是她关心的内容。

顾盈一直以为夺舍是需要师尊帮忙的,然而她并不知道历代天门弟子从来都是自行使用三清境的,而她,是被自家师尊降低了难度。

师尊出现的一如既往的突兀,然后挥手将它送入既定空间。

虽然已经按照师尊的训示乖乖的闭上眼睛,脑中还是出现了一阵眩晕感,但是眩晕感一停止,顾盈立刻睁开眼,接着就往旁边侧身。一只大猫已经扑过头,在另一边落地。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