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跟着boss掉节操(一)(1/2)

龙族曾经是天道的宠儿,他们是洪荒中出现的第一批生灵,拥有得天独厚的强大力量和防御能力,他们在海中可以称王称霸,在空中能与凤凰争雄,在陆地上也不会失去强大的战斗力。

唯一的缺点就是法术的修行比其它种族要缓慢,但是这点小事并不被龙族看在眼里,因为在洪荒初期,大部分生灵还是习惯性的通过肉体力量决一胜负的。

所以在这样的大环境下,龙族慢慢的堕落了,龙族的子孙开始满足于自己来自于血脉中的强大力量,过惯了安逸生活的他们变得不那么热衷于修行了,就算是不修行龙族的力量也很强,寿命也很长,所以越来越多的族人开始混日子。

这时候的龙族虽然子嗣艰难,但是还没有出现大规模的混血状况,都是纯种的龙族,一般生来就有五个爪子,他们并不像后世的龙族那么弱小,这时候混血的龙族虽然也有强大的龙族血脉,但都是不被族人认可的。

后来人“蛇可以修炼成蛟”“龙五百年为角龙,千年为应龙”的时候,龙族已经没落的没有纯种血统而且各种后代已经遍布五湖四海了,可是这时候的龙族还是不会长出翅膀的。

敖玄是龙族第四代,纯黑色的小龙,虽然不是金龙,但是敖玄一直是父母的掌中宝。加上他的能力是同族的佼佼者,所以也一直是族人的骄傲。

敖玄一百岁的时候和族里的兄弟们离家出走到处乱逛,遇到了麒麟一族的小一辈,龙族和麒麟一族都有自己的骄傲,一句话不和就打了起来,那是敖玄出生以来第一次打架。结果并不如人意,他受伤了,身上的龙鳞被人撕下来一大片,疼的撕心裂肺。

从那时候开始,谢玄就变得勤勉了起来,伙伴们玩耍的时候他修炼,伙伴们修炼的时候他更加努力的修炼。他曾经跟父亲提过龙族的现状。希望看到族人们不要这样混日子。都勤勉起来,可是他的父亲也不在乎这些。

敖玄渡劫的时候喜欢选择比较空旷的地方,这次也不例外。为了防止被不安好心的人打扰,他特别选了一处人迹罕至的地方,雷劫过后,雷劫笼罩范围内全都一片荒芜。

这次渡劫的收获很大。他经历了蜕皮一次,蜕皮过后拥有了六个爪子。敖玄化成人形很自然的挥了挥衣袖收走了地上庞大的龙皮。这层皮虽然并不像他身上这层一样坚硬,但是敖玄并不喜欢把东西留在这里让别人占便宜。

雷劫过后石头都被打成了细碎的沙粒,唯一剩下的一块石头也就格外引人注意,那是一块流光溢彩的石头。有拳头大小,通体圆润。

龙族从来都爱好收藏,敖玄也不例外。他把石头拿起来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石头并没有法力波动。但是虽然是一块没有法力波动的石头,只要能够撑过雷劫说明本身足够坚硬,略微思索了一下,敖玄接着就随手将石头收进了衣袖里。

顾盈再一次失去了光明,眼前是乌黑的一片,四周飘散的可供修炼的气息几近于无,而且能够感觉到自己脚下的地面在不断的晃动,顾盈在里面被甩的七荤八素的,索性把心思全部沉入到了神魂之中。

敖玄的日子一如既往的过着,那块除了外表和坚硬程度值得推崇的石头早就被敖玄抛到了脑后,他每天忙着修炼,忙着提升自己的实力,忙着一点一点的掌握族中的大权。

随着第一代祖龙消失之后,龙族的第二代族长也放下了自己身上的重担,龙族第三代开始掌权。敖玄的父亲因为战斗力强悍也成了掌权者中的一个,他也凭借这个慢慢的走进了龙族的政治中心。

龙族第四代有三条出色的龙,一个是长老的孙子敖昱,从小就沉默寡言,不喜欢笑,总是一个人默默的想事情,可是他是一条金龙,如果不会发生什么变故的话龙族将来会交到他手上;一个是族长的女儿敖晗,长得娇美可人,比凤族的人也不遑多让;还有一个就是敖玄,他出名不是因为身份,是因为他比第三代龙族也丝毫不差的能力。

他们三人从小生活在一起,感情相当要好

敖昱从来没有参与过与打架相关的活动,可是他的第一个敌人就是敖玄。

那年族长宣布下一代族长是敖昱,同时也宣布了敖昱和敖晗的婚事,敖玄按照族中的传统挑战族长,那日庞大的龙身笼罩了整个山谷,敖玄的血液洒满了谷中的每一个角落,可是他败了。

龙族的少年人是敬佩强者的,特别是强者出现在本族的时候,可是敖玄看不上敖昱,他看不上敖昱每天无所事事却能拥有强大的力量,看不上他没有任何付出就因为血脉而成为为了下一任族长,更看不上在他的带领下越来越堕落的族人们,在族中,修炼好像已经成为了远去的名词。

事实证明,嫉妒真的是一种很神奇的心境。

挑战族长失败的族人会被逐出族中,敖玄在龙族徘徊了很久,以往对他十分和气的族人开始对他恶语相向,他终于离开了族人,开始在洪荒中流浪。

也就是在流浪过程中他才意识到法宝的重要性,洪荒中充满危机也充满挑战,他常常九死一生,可是也曾经得到过大量宝物,权衡再三之后他决定亲自炼制一个适合自己的法宝,收藏的大大小小的炼器材料被摆了一个屋子,敖玄耐心的提炼面前的材料。

顾盈是在敖玄的炼化中醒来的,她很怀疑如果自己再不醒来的会不会永远醒不过来,因为面前的人在炼化她。还是不知道多少年前的那张脸,只不过从少年人变成了青年,眉宇之间有了深深的戾气,眉心一道血红的痕迹给人平添了几分妖娆。

因为见过一次了,顾盈很快就从这人的相貌中恢复过来。迅速把自己的声音传送了出去。虽然她不能开口说话,但是用神魂传递信息还是没问题的。

她说的话十分具有大众色彩:“望君手下留情,小女子他日必定结草衔环报答您的不杀之恩。”

敖玄愣了愣,随手撤去了真火,把石头握在手里,开口问道:“你能怎么报答我?”

低沉的声音传入耳中,顾盈瞬间觉得自己的耳朵就要怀孕了。她一向自诩神魂强大。没想到在这人这里竟然多次失神。反应了好一会,顾盈才斟酌的说道:“小女子可以端茶送水,伺候真人左右。”

敖玄不为所动。随手释放了真火开始炼化。

真火扑面而来,瞬间就把顾盈笼罩其中,顾盈瞬间急了“我虽然只是一块小小的石头,可是传承记忆却十分有用。”

“传承?”

“是的。”顾盈立刻回答。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