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跟着boss掉节操(四)(1/2)

不管怎么说,在顾盈没有办法拥有自主的离开这个世界的能力之前,顾盈还是得跟在敖玄身边,至于已经拥有了离开这个世界的能力之后,恐怕顾盈自己就可以解除禁制。

不过....

顾盈默默的算了算,被敖玄那个混蛋强制从最佳的修炼状态中弄醒,她修炼的时间至少也得三万年啊三万年,明明之前只需要三千年就能搞定的事情啊!整个天门都没有出现过顾盈这么倒霉的弟子有没有!好好的修炼中也会被雷劫劈!天门正常的弟子除了刚开始的几个祖师都是没有被劫雷劈过的好吗!?

目前任务,修炼、保证敖玄不死、讨好敖玄?算了吧,顾盈默默的将讨好敖玄从自己的生活清单中划去了。敖玄就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顾盈在一次闭关醒来之后,随便用神魂感受了一下,然后心里就咯噔了,敖玄那货不见了!而且还是在受伤状态下!

顾盈立刻下床去了远处的村落。

“母亲。”扛着石锄头的儿子刚从田里归来,看见顾盈之后立刻停下来规矩的行礼。

顾盈欣慰的点了点头,作为一个少女时期曾经梦想过有一排俊秀的男子跪在自己面前喊“母亲”(好像有什么东西乱入了)的女子,她对孩子们的礼仪教育十分严格,虽然没有达到见到自己就跪那么变态,但是孝道还是教育的听深刻的。

“敖玄去哪里了?”顾盈可以的把稚嫩的童音压了压,表现出老气横秋来。

“回母亲,父亲五个月前就离开了,去向不明。”便宜孩子恭敬的回答。

“好,母亲知道了。”

“母亲要不要去孩儿家中用餐?”便宜孩子发出了邀请。而且还很聪明的点到了要紧的地方,“家中今日炖了仙鹤,肉质鲜美。”

顾盈丝毫没有犹豫的就跟着去了,至于敖玄?他失踪了五个月都没事,也不差这一天两天的了。

凑不要脸的蹭了一顿饭,顾盈还是得去找敖玄,敖玄这货虽然又一次不负责任的把她丢下了!但是为了保护他的生命安危她也得努力向前冲啊!要知道上一次要不是自己皮糙肉厚的挡在前面。敖玄早就被众人追击死的不能再死了!

犹豫了一下。怀着在禁制解除之前敖玄不能死的心情,顾盈把房间里有用的东西归拢了一下,走上了上赶着给敖玄当枪使的旅程。

顾盈离开之后按照神魂中禁制的指示一路往东走。一路上也不怎么着急,从这里挖个草药,从哪里挖棵树苗,这边投个鸡。那边摸个狗,洪荒世界的兽类血脉比后世要好的多。顾盈也很凑不要脸的做了好多次偷蛋贼。

对于这些凑不要脸的行为,顾盈表示没有人看着的时候人还是要活的恣意一点,等有人的时候在装高雅。

可能是为了保证众位大能能自由自在的斗法,洪荒大陆的设定真的很大。而且现在也比较荒芜,顾盈这样在山林里晃晃悠悠的走了有六个月也没能遇上一个修仙之人,开了灵智的兽类倒是遇到不少。大多都被顾盈坑惨了。

某日再次因为看见了一株灵草得罪了某个看守灵草的灵兽而化为原型仓皇逃生的时候,顾盈撞进了一个人的怀里。

原本这种事情是不会发生的。她逃跑也算是有经验的了,在原始丛林里也可以轻松的避过各种障碍物,可是这人出现的太突然,速度太快,导致顾盈就这样直挺挺的撞了上去,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这只是顾盈自己在飘,如果顾盈是被敖玄甩出去的,顾盈这人现在差不多已经死的透透的了。

那人一身黄衣,眉目清秀,嘴角噙着笑意,看上去文文弱弱的像个书生。

然而并不!

现在这年头人族都没出现呢哪里来的书生!能修成人形的不是天道宠幸的种族就是盘古的遗族。

所以顾盈在撞上人之后习惯性的表演了高速转弯,也就是她现在是一块石头才能转弯转的这么顺利,可是顾盈刚刚转了个弯,接着就被人随手捏在了手心里,然后那人随手灭了对顾盈穷追不舍的怪物。

随手捏起顾盈放在眼前,那人声音温润:“小东西,你盗了什么东西,能引得天性温和的灵物都对你穷追不舍?”

顾盈默默的躺在他的手心里,就当自己是块石头,如果这人不出现自己早就逃得远远的了,所以就算是这人救了她她也不会道谢。

顾盈不喜欢欠人人情,所以她上初中的时候如果忘了带钱充饭卡的话是宁愿啃一个星期面包也不会向人借钱的。

顾盈不回答那人也不生气,只是自顾自的伸手在顾盈身上一点,顾盈不自觉的就变回了人形,一个粉雕玉琢的女娃娃,整个人还没有黄衣人的腿长,脸颊红扑扑的,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一个人的时候很容易让人心软。

那人可能就心软了,他俯下身来,柔声问;“你的家人呢?”

#既然我是石头你觉得石头会有亲人吗?#

顾盈用一种“你是傻子吗”的眼神看着这个陌生的圣父,倔强的眼神放在这个身体上怎么看都是在卖萌。

“既然没有的话,你跟着我就好了。”圣父自顾自的决定了顾盈的去处。

他牵过了顾盈的手,拉着顾盈就走,还是心平气和的对着顾盈说话:“玉石修行不易,玉石当随缘,不可强行抢夺他人机缘。”

#也就是现在还在洪荒时代,不用跳崖就能随手捡到宝贝,再过上几亿年你试试!#

顾盈用力的往外抽自己的手,然而抽的手都觉得要脱皮了也没有成功。

“乖,不要闹了,你一个人在外面很危险。”那人温和的对顾盈说道。

多么典型的圣父形象,此时的顾盈只觉得这人是个典型的圣父。完全忘记了这个人方才是怎样的谈笑间就毁灭了一个堪称恐怖的生命。

“对了,我叫凤岐,你叫什么名字?”

顾盈本来冷着的一张小脸立刻僵住了,不会是凤凰的那个凤吧?这个种族,她可不敢得罪。

“顾盈,我叫顾盈。”顾盈扬脸看着凤岐,面上还带着苦恼。童稚的语言听得人的心都苏苏软软的。“你不会是坏人吧?”

圣父凤岐眯了眯眼睛,笑着说,“你的名字很好听。我不是坏人。”

“你的名字也很好听。”顾盈笑了笑,肉嘟嘟的脸上挤出了一个小酒窝,“你怎么证明你不是坏人呢?”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