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饲养鬼物小能手(十八)(1/2)

不管顾盈在表面上表现的多么感激,表情上多么诚挚,但是如果有人真的认为顾盈会说实话的话,那真是太天真了,她顶多会把很多实话同时说出来,误导他人而已。

只见顾盈两手捧着茶杯,在茶水蒸腾起的雾气之间默默的垂下了眼帘,掩去了自己所有的视线,同时也掩去了杜少陵能够从她眼中看出事实的机会。

“我叫顾盈,这是真的,但是这确实不是我的身体,”顾盈抬起抬眼去看了一下杜少陵的反应,然后嘴角轻轻一挑,“我本来也曾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有只手遮天的能力,”顾盈挑了挑眉,“这要我愿意,天下间风云变幻只在是一句话就能发生的。”顾盈说这话的时候身上突然出现了一股威严的气势,那只是顾盈随意演绎出来的气势。

顾盈再去看杜少陵,杜少陵神色平平淡淡,也不知道是相信了还是没有相信。顾盈给出的消息过于模棱两可,杜少陵压根就不可能猜出什么。

“我所在的世界和这个世界并不是同一个世界,我并不想多说什么,其实只是知道这些也能让你不在疑惑了吧?”顾盈全身的气势一下收敛起来,整个人懒洋洋的坐在凳子上,轻轻的抿了一口茶水。

果然做人还是不能太过于得意忘形了,顾盈无不感慨,下一次绝对不能让别人发现我的异常,关于自己的个性的事情,在快速变换的环境的刺激下,真的很难最终定型,问题找出来了,顾盈倒是不怎么担心解决的问题。毕竟她有的是时间去体悟,去感受。

“走吧,”顾盈放下了手中的茶杯,“总感觉坐在这里很容易被人当猴看。”

“你忘了一件事情吧?”杜少陵岿然不动。

“对,”顾盈赞许的点头,立刻伸出手放到了杜少陵面前,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储物袋还给我!”

杜少陵的视线在顾盈的手心停留了一下。瞳孔瞬间缩了一下,接着就归于平静,杜少陵将储物袋放回到顾盈的手心中。状似无意的提醒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我们杜家的两块传家玉佩,其中一块已经到了顾小姐手中。”

“是啊,”顾盈点了点头。“你弟弟哭着喊着要我收下,我就收下了。怎么?你现在后悔了?”

完全没有料到顾盈会如此无耻,杜少陵眉头微微一蹙,接着就恢复了风轻云淡,“这个自然不是。只是将来如果在下得到第二块玉佩的消息,还希望顾小姐帮忙。”

“没问题,”顾盈手一挥。十分大度的同意了,不就是走走剧情吗?她顾盈何惧?“咱们快走吧。这天...知了叫的我心烦。”顾盈本来想说天气闷热的,可是不管是她还是杜少陵本身都是碎石散发冷气的存在,她实在不好西斯睁着眼睛说瞎话。

只听见杜少陵长长的叹了口气,“鬼婴的事情...”你就不关系吗?

“我忘了!我竟然忘了!”顾盈一跃而起,“快说说,你们是怎么灭了它的?”

杜少陵手中突然拿出一个玉瓶,这样式顾盈很熟悉,也是顾盈出品。

“你还藏了我的什么?”顾盈几乎崩溃,这可是努力了很多年来存齐的财产啊,杜少陵也忒不要脸了,不问自取。

杜少陵的脸色僵了一下,轻轻的摇了摇头,“我只是恰巧见你的储物袋中有玉瓶就借用了一下,鬼婴就在这里面。”

“你是准备拿它来炼丹?”顾盈思索了一下,脑中迅速蹦出不少于百种丹方,“你会炼丹吗?要不要我帮你?什么增加功力的,压制煞气的,治疗伤势的,我都会。”

“鬼婴煞气太大,无法度化...”

杜少陵的话说道一半就被顾盈截住了,“你说的对啊,就是这样,所以还不如直接拿来炼丹,这样丹中还能多些灵性。”顾盈伸手拿起玉瓶来晃了晃。

“可是他年纪尚小,自己的思维还没有形成......”

“没事没事,炼丹嘛,都一样,我想想啊,我手里现在的材料就不少......”

“我的意思是他也很是可怜无辜,所以我希望能将他待在身边多多教化,最后能成功度化他。”

顾盈的心情顿时就不美好了,她指了指玉瓶,瞪着眼睛看着杜少陵,又指了指杜少陵,“你脑子没事吧?张口度化闭口度化的,你怎么不把自己度化了啊?”

杜少陵压根就不想搭理顾盈了,如果可以的话,他更希望自己连顾盈的声音都听不到,“其实哪怕不能度化,将来也可以为少颜留后。”

想的真长远啊,顾盈震惊的上下打量着杜少陵,喟然长叹,“这东西,很凶啊!”

杜少陵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明白这一点,随意的收拾了桌子上的东西,示意顾盈撑着伞,两人走出了树荫下。

树荫下的桌凳半小时后在一阵风的吹拂下消失的无影无踪。

南星回来的时候大家已经吃完了晚饭,晚饭是顾盈做的,除了杜少陵和顾盈之外大伙都捧着圆起来了的肚子围坐在电视机跟前嗑着瓜子看电视。

南星的脸色并不是很好,起码去开门的顾安被吓到了,嘴巴裹了裹,明显是想要哭了的样子。

“呦,怎么了这是?”杜少颜吐了一口瓜子皮,十分大胆的开口,如果他知道杜少陵想让那个凶残的小鬼当他的孩子的话也不知道他还能不能这么悠闲。

“杜少陵呢?”南星打量了一下客厅,直接开口问道。

顾奶奶整张脸都不好了,自家村女这是交了一群什么朋友啊?一个有礼貌的都没有!

杜少颜勾了勾手指,示意南星过来。

顾安白了杜少颜一眼,直接指了指顾盈的房间,“南哥哥。少陵哥哥在我姐姐的房间。”

南星点了点头,突然感觉自己好像忽视了什么,审视了整个房间一圈,终于还是摇了摇头。

顾盈的房间里,杜少陵站在窗边手中快速的转动着玉瓶,顾盈靠在床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一点都不像在谈天的样子。

房门“咚咚咚”的响了三声。顾盈下巴一扬,示意杜少陵去开门。

“恩?怎么了?你们俩吵架了?”南星敏锐的感觉气氛不对劲。

“你又是怎么了?”顾盈看了一下他的脸色,也问道。

此章加到书签